家庭农场:互联网+农业的新玩法?

已邀请:

下小班

赞同来自:


家庭农场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之一,如今观光农业,休闲农业大热的时候,家庭农场又是如何捞金的呢?一起来看看吧~

家庭农场,一般被定义为:以家庭成员为主要劳动力,利用家庭承包土地或流转土地,从事规模化、集约化、商品化农业生产,并以农业经营收入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这个定义,看起来略长,不过不要紧,你只要知道这是一个新型的农业经营主体就行了。

如果根据家庭农场的经营模式来分的话,家庭农场主要包括以下几个类型:

1、都市型家庭农场

都市型家庭农场,是指位于都市郊区的“家庭休闲农场”,通常地理位置较好,交通便利,农场主也是比较具有创新意识的。这种类型的家庭农场,一般有比较完善的基础设施,主要是用来满足城市居民的休闲放松,提供养生、生态教育、欣赏田园风光等服务,都市型家庭农场,最大的特点是将都市人的喜好融入其中,是一种“洋土结合”的农场类型。

2、乡村型家庭农场

乡村型家庭农场,主要以传统农业文化为主,以休闲观光,农业体验为辅。这是因为大部分乡村型家庭农庄,依然保留着传统的经营方式,对农业种植,农产品生产也有着比较深厚的情怀。随着休闲观光农业、农村旅游业的发展,也带动了他们经营模式的改变。因此还是以半传统生产,半休闲观光为主。

3、传统型家庭农场

一般远离城市,交通不便。农业资源结构比较单一。这类的家庭农场,依然保留最传统的生产经营方式,主要收入来源,是通过农作物的生产和销售来获得。

接下来我们就要来说说,家庭农场是靠什么捞金的?这里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农业生产收入

农业生产收入主要是通过对粮食(包括:水稻、小麦、玉米高粱、薯类等等)、饲料绿肥作物(包括:苜蓿、紫云英等)、水果、蔬菜、及其他经济作物的种植,以及养一些家禽家畜、水产等,通过政府收购或市场交易来获取报酬。

由于每个地方的自然环境、资源条件、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不均,很多地区现在依然还在进行简单初级的传统农业生产。尽管国家大力支持农业发展,多年来出台了许多惠农政策法规,但最为单个的家庭农场来说,受到诸多自然条件,市场条件的限制。因此靠传统农业生产赚钱,收入往往不稳定,利润很低。

二、农产品加工收入

农产品加工技术的进步,能够有效的提高产品利润。家庭农庄,可以通过对农作物进行加工,制作成半成品,或农产品食品,再转售给经销商,或者自己零售,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虽然农产品的深加工能够有效提高产品利润,但是家里农场的规模还是比较小,只能进行一些简单的经营,无法向大中型企业一样实现规模化生产,获得更大的收益。

三、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收入

家庭农场主在日常劳作之余,利用自己家和周边优美的乡村景观,比如附近的果园、菜地、梁田、民居等,设计出各种观光小景点,或者农村体验式产品。这不仅能够吸引一些观光旅游的游客,还能够通过体验式活动将自己的农产品推销出去。最重要的是,这种方式获得的收入往往成本更低,收益更高。

互联网+时代,农产品微商时代,让家庭农场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在这个时代,微信和微博成了互联网农业的主要传播方式,在每个人都可以用一台手机成为大v,拥有万千粉丝的时代,个人家庭农场也可以,通过大量的自媒体宣传,用粉丝和用户深入了解自己的农场和自己的作物,宣传自己的无公害绿色产品,在过去是很难达到的尤其是对个人农户。现在微博上星期的新农人农产品电商群体证明互联网+时代一切都是可能的。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创新“互联网金融+家庭农场”服务模式

  家庭农场信贷创新活动渐现新突破。在农业生产经营步入高投入、高成本、高风险的发展时期,国家出台政策大力支持以家庭农场为主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贷投放,鼓励创新符合农村特点的担保方式和融资工具,建立多形式的农业信用担保体系,同时要求各金融机构合理确定农业经营主体的利率水平和额度,适当延长贷款期限,拓宽抵质押担保范围。传统信贷初步建立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抵押、担保、信用体系满足早期的小额信贷,支持着家庭农场的孕育与诞生,为家庭农场这一新型农业经营组织形式的成长与壮大提供重要资金保障。截至2015年一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涉农贷款(不含票据融资)余额24.6万亿元,同比增长12.9%。

  传统信贷不适应家庭农场融资发展。不同于小农家庭和雇工农场,家庭农场主要是从事农业规模化、集约化、产业化的新型农业经营体,在成长壮大过程中其融资需求逐步向规模化、综合化、特色化转变,传统信贷模式由于信贷准入门槛高、融资配套服务体系缺失、风险管控要求严等原因已经无法满足家庭农场融资发展需求,家庭农场融资需求活动遭遇传统信贷制度性、机制性、主观性等因素的严重制约,传统信贷服务成效并不显著。

  互联网金融与家庭农场的契合性分析

  家庭农场积极融入“互联网+”的变革

  在互联网创新浪潮的推动下,互联网以终端用户为中心,以价值创造为主线,迅速渗透到各行各业,给传统农业带来一系列化学反应,催生“互联网+家庭农场”的发展新机遇。

  互联网+新型农业组织。互联网在与农业结合中创造新的价值,改变传统农户分散、交易成本高、信息不对称的洼地,重构原有农业经营模式,改变产业市场者行为,倒逼农业生产的集中化发展,促进农业向生产自动化、精准化、可追溯性的家庭农场转型。

  互联网+新型产业链。家庭农场以客户为中心借助互联网对市场、产品、技术、资源等信息的广泛收集和专业分析,重塑整个农业产业链,升级农资销售模式以电商模式销售优势释放市场效应,聚集消费群体,扩大市场规模,以优质的农产品、低廉的销售渠道和完善的售后服务,增加市场红利。

  互联网+新型农业金融。互联网对家庭农场新型经营模式的生产、流通、交易、融资的各个环节进行改造,以互联网信息采集能力以及大数据分析能力提升生产运营效率,以高额流入的预期收益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注入,形成家庭农场的互联网金融服务模式。

  互联网金融契合家庭农场融资需求

  家庭农场经济组织经营运作特征直接决定其金融需求数量、期限、用途、内容等特点。新常态环境下,融入互联网思维的融资服务新模式在目标定位和技术条件上具有鲜明的电子化、信息化、在线化、便捷化的特征,契合家庭农场融资需求。

  资源集聚满足规模化资金需求。区别于自给自足的传统小农家庭,家庭农场多是在集中租赁的土地上以专业化、规模化以及标准化生产的方式进行大规模的生产经营,规模经济效应明显,融资体量相对较大。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